掃描該二維碼可看相關視頻
  20多年來,松岡環女士不光致力於南京大屠殺歷史真相的調查和傳播,而且收集了大量史料,其中不少捐給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。
  松岡環女士在家中接受記者採訪。
  “我一定把歷史真相告訴日本的青年人!”27年前,日本小學女教師松岡環女士第一次到南京調查時,向一位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許下諾言。
  27年來,松岡環80多次往返於日本和南京,採集到300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、250名參與侵占南京的原侵華日軍士兵的證言,用圖片、影像、錄音和文字,嚮日本民眾傳播南京大屠殺真相。
  在大阪一處公寓內,被中國人稱作“日本的良心”的松岡環女士接受新華報業全媒體記者採訪,審視27年南京大屠殺真相探尋與反省之旅,直言“面對如山鐵證,日本政府無意深刻反省,我依然走在兌現承諾的路上”。
  新華報業全媒體記者 於英傑 陳炳山
  新華報業全媒體記者 餘萍 攝
  南京大屠殺真相,不在日本教科書里”
  67歲的松岡環女士個頭不高,戴著眼鏡,化著淡妝,顯得年輕而幹練。一見面,新華報業全媒體記者就見識了松岡環的認真和堅韌。記者一行進入松岡環居住的公寓前,被管理員攔下,說這麼多人進來有安全隱患。松岡環從客氣地解釋到據理力爭:“你這樣說有什麼證據?你這樣做有什麼依據?”
  正是這股認真精神,讓她一定要窮究南京大屠殺的真相。
  “我上大學歷史課時聽過‘南京大屠殺’這個詞,但對南京大屠殺到底發生了什麼一無所知。”松岡環說,她後來成為小學老師,但發現歷史教科書著重強調日本作為戰爭受害者的一面(如遭原子彈爆炸),但沒告訴學生髮生這些的原因,對“南京事件”更是語焉不詳。“歷史有著嚴謹的邏輯。先有日本發動侵略戰爭,成為加害者,才有了它成為受害者的一面。我覺得有必要告訴學生真相,等他們長大了,才更知珍惜和平。南京大屠殺的真相不在日本教科書里,我只能自己去尋找。”
  1988年松岡環第一次到南京調查。幸存者李秀英拉著松岡環的手噙淚說:“日軍當著我的面殺死了我的祖父母、父母,我永遠忘不了。請你一定要把這個真相告訴日本的青年人。”松岡環鄭重承諾下來。她說,27年了,“至今記得這位幸存者的眼神和淚水,這份承諾是我堅持下來的動力。”
  松岡環女士由此走上一條充滿艱辛的路:探索、記錄南京大屠殺真相,並傳播給日本民眾。
  她不光在南京調查,還到華東、華北、東北等日軍占領區走訪,掌握了日軍屠殺平民、強姦等暴行的大量證據。在日本,松岡環加入了“銘心會”,會名取自“刻骨銘心”,意為應正視並牢記日本曾發動侵略戰爭、製造南京大屠殺等歷史事實。這幾年,她通過集會、出版、製作播放紀錄片等方式,嚮日本民眾揭露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真相,呼籲日本政府深刻反省。每年都到南京參加祭奠儀式,慰問幸存者。
  250名受訪老兵,謝罪的只有幾個”
  調查南京大屠殺真相,松岡環決定找當年攻打南京的日軍侵華士兵訪問,但多年難以取得突破性進展。
  “當年,曾有近20萬日軍參加過攻打南京的戰役,但戰後這些老兵卻沒人站出來講述這段歷史。”松岡環女士感到很費解。1997年10月,松岡環聯合其他人,在東京、金澤、名古屋、大阪、廣島、熊本6市連續3天開設“南京大屠殺熱線”電話徵集活動。“我們接到130個電話,13名參加南京大屠殺的老兵寄來了資料。終於打開了尋找當事老兵的突破口。”
  “南京大屠殺是禁忌。老兵一聽‘想問一下南京的事情’,往往就此閉口,甚至將我趕走。”松岡環告訴記者,她被迫改變策略,假裝路過順便帶點小禮物,從戰爭的苦難聊起,慢慢取得信任。最多一家去過20多次,才讓老兵敞開了心扉。就這樣,松岡環訪問了住在三重、奈良、岐阜、愛知、大阪、京都等地的許多老兵。
  “到現在,我們共聽取250名原士兵的證言。進攻南京的日軍部隊中,聽取了第三、第九、第十六、第六師團和南京第二碇泊所司令部等部隊士兵的講述。”這些加害者當事人提供了大量證言:在長江南京段沿岸,日軍向數千平民掃射,把平民趕進幾個倉庫燒死,以徵用的名義抓走女人強姦……這些日軍士兵的證言印證了南京大屠殺不容置疑的史實。
  幾乎同時,松岡環加快了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的調查步伐,最終形成包括300多名南京大屠殺受害者的證言。“加害者證言與被害者證言比對,能夠相互印證,眾多屠殺、強姦、放火等日軍的暴行,雙方證言時間、場所等核心要素驚人吻合。”松岡環說。
  “儘管有250名日軍原士兵受訪講述南京大屠殺的歷史,但大多數不願從內心真正反省,最終像三谷翔那樣站出來謝罪的,至今只有幾個。”松岡環說到這裡,滿臉遺憾。
  “戰後日本政府不願承擔侵華戰爭的責任,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,老兵們感受不到社會的批判壓力。對南京大屠殺中的暴行,這些日軍老兵普遍推諉責任,說都是執行上級命令,不願深刻反省罪行。”
  日本右翼怕我,我掌握歷史真相”
  記者在松岡環居住的公寓外攝像,松岡環女士請記者不要拍攝明顯的標誌物。她擔心右翼分子會找上門來搗亂,她的謹慎是多年學術研究養成的習性,也是被右翼分子逼出來的。
  松岡環2002年出版《南京戰——尋找被封閉的記憶》,集納了日軍士兵的證言。次年,以幸存者證言為主要素材的《南京戰——被撕裂的受難者的靈魂》出版。同年,以國內外調查資料製作58塊展板,在日本40多個地方巡展。
  “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大多超過80歲,原侵華老兵年齡更高,隨著時間流逝,能提供證言的越來越少。我決定把被害者、加害者雙方證言錄下來。”在林伯耀、武田倫和等友人幫助下,2009年由松岡環編導的首部紀錄片《南京,被割裂的記憶》製作完成,該片以7名日本老兵和6名中國幸存者的證言貫穿始末,在東京、大阪、名古屋影院上映13周。今年4月,該片中文版在南京舉行中國首映。
  此後,松岡環完成第二部紀錄片《南京的松村伍長》,時長30分鐘,以證言方式記錄日軍第16師團第33聯隊士兵松村芳治在河北殘殺婦女、兒童,參與南京大屠殺、用機槍掃射民眾的暴行。
  這些行動無疑是投嚮日本右翼勢力的匕首。
  即便在初始調查階段,松岡環女士也不斷受到學校、家長、教育委員會等方面的責難和干擾。自認是一名普通婦女的松岡環女士也因此成為右翼勢力眼中“大大的名人”,遭到大肆攻擊。她曾兩天接到100多個謾罵電話,充斥各種難堪詞語的郵件塞滿了她的郵箱,右翼宣傳車到工作和集會場所鬧事,“我都習以為常了”。
  “我把日本右翼的這種憤怒,理解為對我的鼓勵!”松岡環說,他們的反對有時幫了大忙。出版《南京戰——尋找被封閉的記憶》時電視臺為我做節目,右翼勢力舉行抵制行動,我擔心這本書賣不動,結果反而吸引了更多國人的關註,結果這本書一下子就賣掉1萬多本。
  “右翼勢力是有點懼怕我的,因為我掌握真相。他們只能鼓噪,因為找不到我的短處。這也讓我更加意識到歷史檢驗的重要性。”松岡環說。不少日本民眾相信、支持松岡環。《南京的松村伍長》在三重縣放映前,場外排起長隊,甚至有觀眾拖著氧氣瓶而來。
  如今,日本國內政治日益右傾,否認侵略戰爭、南京大屠殺的論調高揚,願意去瞭解南京大屠殺歷史的日本青年減少。松岡環不免憂慮,但她認為:“越是這個時候,越不能放棄。把真相傳承並爭取更多的年輕國民,讓他們形成正確的歷史觀,是我們的重大使命。”  (原標題:“一定把歷史真相告訴日本青年人”)
創作者介紹

animation

ep15eptwa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